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川和子視角

爆炸聲響起伴隨著船的劇烈振盪,大多數的人因為突如其來的搖晃摔的東倒西歪的,包刮我。如果是地震的話,我猜應該有七級吧。
「發生什麼事了!」
搖晃只持續了一分鐘就停止了,跌倒的人立刻都站起來,有些人反應比較快的直接拿出武器了。
大家真不愧是透過公會精挑細選的冒險者,沒有一個人露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好像忘了什麼。」荒波苦惱的站在一旁說著,他是沒有跌倒的其中之一。
「爆...爆炸...爆炸...爆炸警示。」會場的廣播器發出,滋、滋斷斷續續的提示音,感覺廣播器也有會爆炸的擔憂。 
「是船受到衝擊了。」離我們最近的桌子,一位紳士般的男子優雅的翹腳坐在椅子上,看來剛剛的晃動一點都沒有影響到他。
「霧境海域時常毫無理由的發生各種災情,包刮爆炸,幻覺,有人消失等等。」荒波說著,看來是他耳機裡的輝告訴他的。
「我們快點出去看看情況。」我跟同伴們說。
「背心還在那裡欸。」夢璃手指向背心所在的遠處,背心還在跟他身邊的人談話。
「先走啦,大家都出去了。」
不用多久,會場內的人們都幾乎清空,大家也許很迫不及待的想要探索霧境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剛剛的男子,只見他一抹微笑,對我說著:小心外面啊。

「哇,什麼都看不到啊。」
周圍霧氣環繞,都白茫茫的一片,可視距離大概只有幾公尺,連隔壁的人身影都快被霧氣蓋住,先前出去的那些人們已經都不見人影,不過應該都還在甲板上。
「好像忘記了什麼...」我聽到荒波又講了一次這句話。
在想事情的時候去打擾反而會想不起來,還是讓他慢慢想吧。
才沒走幾步,又是「轟」的一聲,相比剛剛是更強大的晃動。
「啊啊啊啊—」雖然看不到周圍,可是能清楚聽到淒慘的叫聲,還有落水的噗通聲。
「有人掉下去了啊。」
掉下去的人沒有大喊求救,直接沉入了未知的海裡。
沒人幫忙也沒人敢,在這一切未知的情況下,大家也無暇顧及他人,以免下一個遭遇危險的是自己。
默默的為他們哀悼,不過現在管好自己的安危最重要,幸好剛剛還沒走到旁邊,現在要小心接下來的突發晃動。

霧越來越濃,開始連旁邊的人的臉龐都要看不見。
「夢璃。」我抓住夢璃的衣角,明明年紀已經不小的我,還是如此擔小啊。
「這樣下去怕會走散,下個能互相感應的咒語吧。」Tz想出了這個方法。
我們每個人把手伸出去,由Tz來下咒,大家的手背多出一個蝴蝶形狀的淡藍色印記。
「我們分散搜索吧。」大家很有默契的說。
大家分散行動,我走在甲板上,在濃霧中根本看不見,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往船的哪邊走,只知道和同伴是往不同方向。
感覺不到人的氣息,也看不到人影 ,不知道是看不到還是不存在,我站在原地思考,現在的我到底要回去還是繼續前進。
也許是自己太小題大作了。
於是我繼續走著,一步一步小心走,在濃霧中,視覺已經變成最沒有用處的感官了,畢竟一直看見奇怪的東西在眼前晃來晃去,也是很困擾的。
呈現不規則形狀的物體有大有小,有各種顏色,就在周圍不斷變化,還放出擾亂視線的光芒,不過感覺無害只是眼睛有點痛,所以我索性閉上眼睛。
少掉眼睛這個感官,更能清楚的感覺到同伴的位置,腦海中浮現的三個藍色光點,慢慢的分散開。
一直走著,直到我撞上某種東西。
我睜開眼睛看到黑色的牆壁,我摸了一下,感覺不像是某種金屬,所以應該不是船緣,不像是木頭也不是塑膠,猜不出來是什麼。
我沿著黑色牆壁往右走,看看有沒有能繞過的地方。
走不久,看到牆上有一個突出來的銀色圓形物體,大概在我頭頂的位置,我舉起手拉住他,有股冰涼的觸感,就跟船上所有的門把長的一樣。
門的另一邊理所當然的也是船上,不一樣的是霧淡了許多,天空也比較亮,像是清晨的山間,跟剛剛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感覺差很多,幻覺也不見了。
真奇怪,牆的一邊就變的那麼不同,而且上船的時候怎麼不記得有這道牆。
只是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比起剛才不確定的時候,現在才真正的令人害怕,只有腦海中的藍點告訴我,我的同伴還在船上某處。
果然還是先回去找大家好了。
但是一回頭,原本的黑色高牆已經消失了,變成船緣冰冷的金屬。
別跟我說我到了另一個空間了......
這個地方跟原本的船一模一樣,喔...應該是只有船的外表一樣,這船太安靜了,不只空無一人,連海浪的聲音都沒有,船停著不動,無風無浪沒有魔物也沒有人,只有自己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聽著越跳越快,緊張害怕的快要無法呼吸,心臟像是要炸出來,不做點什麼就要瘋了。
找到同伴是我現在唯一的念頭,跟著腦中的藍點就可以,大家應該還在甲板上。
但願還在甲板上。

咚咚咚的,空蕩蕩的船上迴盪著我的腳步聲的回音,我快速的跑在甲板奔跑,只希望可以到達目的,這時候才痛恨為什麼公會的遊輪要那麼大。
即使跑了五分鐘還是沒看到東西,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原地踏步了,霧境就算發生這種狀況也不意外吧,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敢停下來,害怕如果停下來,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陪伴,又會像一開始,安靜到要瘋掉。
直到我看到前方有一群人影,才停下腳步慢了下來。
但我卻反而沒有安心,反而猶豫不決要不要繼續前進。
因為前方站著的那群人,每個人站著不動,像是時間突然暫停,讓我想起博物館裡面放的雕像。
不過眼下看起來是只有這條路可以走,往回走還不知道會走去哪裡。
我慢慢靠近那群人,這個距離才仔細觀察到他們已經不是活人了,皮膚乾枯、眼眶空洞,沒有頭髮的頭皮都是蟲子蛀出的洞。雖然他們都站著直挺,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是很豐富,充滿痛苦。
我繞過他們,發現前面有更多的乾屍,這次不是只有直立的,有一些掐著脖子,有些像是抓臉,有些拉著手臂奮力掙扎,一樣的是每個人身上都要蟲蛀的洞。
我再次的越過這些奇怪的屍體,沒有細想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現象,因為我感應到同伴就在不遠的前方。
我繼續往前走,終於接近了第一個藍色光點,帶著一點擔憂與期待,希望遇到的是正常的同伴,不是那些像是乾屍的東西。
於是在遠方出現的是...男子的背影,一身藍色長外套跟藍色的鞋子,就是赤了!
他步伐蹣跚走著,也許是受了重傷。
「赤!」我大叫他的名字,一邊揮手一邊向前跑,盡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和...子...」他慢慢的回過頭來。
這時候我離他還有一段距離,可是我立馬停了下來,看到令我難以置信的畫面。
密密麻麻的黑色蟲子在他臉上爬來爬去,他的眼珠已經被吃光了,幾隻比較肥美的蟲在他眼眶鑽進鑽出,只剩一點點的舌頭發出微弱的求救。
「和子...救我,拜託,拜託啊。」一邊靠近。
「不要啊—!走開。」我用雙腳顫抖的慢慢退後,幸好他走的很慢追不上我。
這不是赤。
我才想到,他應該還沒換下女裝,他也不會叫我和子,這裡是霧境,什麼狀況都可能發生,所以這是假的。
「去死吧。」手邊凝聚風刃,咻一聲,把赤變成兩半,他的身體掉到地上,蟲子嗡嗡的一團飛過來。
這不糟糕,我雙手靠近用掌心向著那團聚集的蟲子,噴射出大火把他們燒的一點也不剩。
然後在原地赤的屍體,已經只剩下半身,原本在一起的上半身憑空消失。
腦中的藍點只剩兩個,就是夢璃跟Tz,不過經過剛才的時間,我想也不會出現什麼正常的東西。
她們兩個靠的很近,可是離我的所在之處很遠。如果這裡是船上所有人的複製版,那應該會有背心,能讓我放心的那個人,我現在卻不敢想像他變成什麼樣子。
不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前進,找回那扇讓我過來的門。

【霧境傳說】第三十三章-迷霧幻影  完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赤川荒波視角

 
在夢璃提議去看看外面的情況後,我們四個就出發了,而背心則是待在房間處理管家機器人。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各位(沒幾位?)讀者們:
因為一些突如其來的因素,本作作者們大多都不得已請假去了,只有主寫背心視角的我-背心本人整天閒閒沒事。

因此,為了不斷文,最沒事的背心會繼續寫作,並不定時發文

但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所以發文的間隔時間將會拉長,很長、很長,我自己都不知道多久能磨出一篇。

所以讀者們真的很抱歉,我們的旅程會持續,但進展將無限期拉長。

在此,無袖背心代所有中二人'S的作者們至上萬分的歉意:真的很抱歉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