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Lan-Chang視角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在晚上出來消滅魔物,只是我現在人在華灣臺而不是奧印尼特。怎麼覺得今天的魔物特別難纏呢?盡管如此,我還是完全消滅了魔物。戰鬥結束後,我發現上臂有一個被魔物抓傷的傷痕,已經好幾個月沒被攻擊了,今天我到底是怎麼了呢?希望能快點找到答案。我一邊這樣想,一邊用治癒魔法在手臂上療傷,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治癒魔法會發出強光,於是我走到一條暗巷施魔法。

 


這時,一個有著藍色頭髮,藍色眼睛的人迎面走來,他似乎並沒有發現我,自言自語(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說著話,說著他今日作為秘密情報員所發生的事,我想:這人也太不小心了吧,竟然如此輕率地說出這種事。「咦?」他似乎現在才注意到我一般,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我無可奈何地說:「你好啊,秘.密.情.報.員先生。」「欸?你怎麼知道…好啦,不說這個了,話說,你是異曈?」我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頰,我用小聲到只有我聽的到的聲音小聲說了一句:「你到底在這做啥,幹嘛管我是不是異曈。」
 
「好酷喔!」「欸?」我愣了一下,從來沒有人這樣對我說話,除了…想到這裡,一滴淚水從臉頰滑下,「欸?怎…怎麼會…明明已經三年沒有哭過了…」我把臉頰上的淚水拭去,它卻掉的更兇了,「嗚嗚…走開啦…」「呃…呃…」他的臉上流露出驚慌的色彩。
 
「輝,我現在怎麼辦啊…」他說的這句話,我當然沒有漏聽,「輝是誰?現在應該只有我們兩人啊?該不會…你是魔物的化身?」我警戒的擺出施魔法的姿勢,「我我我我不是啦!輝是跑到我耳機裡面的靈魂,她是霧境的倖存者…」「等等,你剛說…霧境?」我臉上的淚水還沒完全拭去,但是我也沒心情哭了,而是專注在他剛說的話上:「傳說中的霧境倖存者…真的存在嗎?」他似乎鬆了一口氣:「應該吧,她是在兩年前突然跑進我的耳機的。」我燃起了興趣,「嗯…可以借我講講看話嗎?」「呃…我問一下…輝,可以讓她講講話嗎?可以嗎?太好了。」他將耳機遞給我:「給妳。」「謝謝。」
 
我接過耳機:「妳好,妳好像…叫輝?」「沒錯~我就叫輝~」一個甜甜的聲音從耳機中傳來:「妳叫什麼名字呢?」「我嗎?我叫Tz-Lan Chang…話說妳是霧境的倖存者吧?」「嗯~是啊~」我心頭一震:「霧境…恐怖嗎?為什麼妳還能如此開心呢?」輝思考了一下:「恐不恐怖…妳之後就知道了吧。至於我開心的理由…因為我也沒辦法改變什麼吧。」「什麼意思…」我想著已故的摯友,他好像也有說過類似的話,只是有些不同…
 
「你為什麼每天都面帶笑容呢?」五年前,我曾這樣問我的好友,那時我們不算很熟,只是他是唯一懂我的人,他當時是這樣回答我的:「為什麼…因為我只能試著用笑容改變事情吧。」他苦笑著說:「笑容可以改變很多事,我是這麼想的。」我仔細揣摩著他的話,我們幾乎都是隻身一人,除了對方之外沒有其他朋友,他大概是覺得笑容可以交到更多朋友吧,朋友對他來說,一定是很重要的事物。在今天之前,我是這樣想的。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當時並不是想用笑容來交朋友,而是非常的孤單、無助。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又不聽話的流了下來,這次我不想再失去朋友了!

「呃…妳在哭嗎?」輝不安的聲音從耳機中傳來:「妳剛剛好久都沒說話,還好嗎?」「嗯我沒事,只是回想起了一些往事。」「往事啊… 的確很值得回味呢,我也常這麼做。」輝的聲音似乎有些感傷,我連忙轉移話題:「啊,我要問的都問完了,還你。」剛一直被我冷落的他,小聲地說:「Tz-Lan Chang…」「…話說你叫什麼名字?」「我沒說嗎?我的代號是赤。」「但是你全身上下都是藍色的…」他…不對是赤好像有點語塞:「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既然這樣的話,就順其自然了。你是魔法使吧?」我思索了一下:「是啊,我是魔法使,還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呢。」赤像是早已猜中似的說:「果然,我就知道,剛剛看到妳用治癒魔法時就在想了,一般的人是不可能發出這樣的強光的。妳是不是有目的的在鍛鍊自己呢?妳的目標是什麼?」赤的語氣雖然沒變,但感覺他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給人一種壓迫感。我臉上的表情似乎幫我回答了這個問題,但是我仍然說了出來:「是的,我有目的,我的目標就是要去霧境,稱霸霧境。雖然你可能覺得這很可笑,但是這就是我的目標。」赤的壓迫感突然消失了,還給人一種親和感:「不會啊,其實我的目標也是稱霸霧境,為的就是找回輝的身體,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你又是為了什麼而去?」我想了一下:「我啊,今天消滅了魔物,因為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因為魔物而死去,我已經,失去了我最重要的人,這份力量,是他最後託負給我的,我的使命,我的任務,我唯一剩下能做到的事,只剩下,消滅魔物。在我得到這份力量時,我便知道了,我的任務,我必須用盡一生來貫徹,實現這件事。我要去霧境,這是我的命運中,天注定的。」我顫抖著說完這句話:「命運,沒有人能夠改變,包括神、鬼,還有所有人。大家常說,命運是可以改變的,只要你努力去做,但是這是行不通的,命運永遠改變不了,不管我再努力,多麼努力,還曾經努力到差點死掉。但是命運改變不了,我只能不斷,不斷的被命運帶著走,被帶去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赤,我並不想勉強你,但是,可以跟我一起去霧境嗎?」「我才想問妳呢,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呢?夜行者。」咦?他是怎麼知道的?
 
跟赤分開後的幾小時後,我獨自在華灣台的街道上亂逛,想找些食物填飽肚子,但是我好像在一家酒館看到了赤的身影,我毫不猶豫地跟著走了進去確認,在赤身旁的人說:「嗯…?不好意思?請問小姐你是?」「我,和你比。」我微笑著說:「老闆,給酒,贏了就把這個給我。」他語氣平淡的說:「小姐,他的耳機不值錢喔,拿了也沒什麼用。」「誰說我要耳機的?」我笑著說。
 
之後我們比了一下酒,其實我酒量還不錯,最後獲勝的是我,赤對我說:「一起去霧境吧! Tz-Lan Chang!」
 
和赤身邊的人道別後,我們離開了酒館,「你有什麼打算?」我問,「首先要收集情報。」他也簡短的回答。我想了一下:「我去買些糧食…」
 
買完東西,準備回去時,我好像看見一個女孩在路邊昏倒,我連忙走過去,試著搖了搖她:「喂,喂你醒醒啊…怎麼會在這裡睡著呢…」我抱起她,回去跟赤會面。
 
我回到赤所在的地方,對他說:「我買了一些麵包。」「霧境…霧境…」被我抱在手中的少女喃喃自語著,「咦…?」赤露出了些許疑惑的表情,「待會再和你解釋,先到我的秘密避難所吧!」我這麼對赤說,「嗯。」我和赤,還有少女一起去了秘密避難所。

 

第七章-一樣的目標 完

創作者介紹

一群中二病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