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袖背心視角

華灣台的美食街,我又來了。沒錯,我上次就不是為了吃麵而來的,而是來找尋情報的,但是當天運氣背,要提供我情報的情報員不在。剛好今天打發了和子和月夜便再來看看。


「嘶,嘶嘶…喂,小哥?」一個微小的說話聲傳入我耳裡,聽起來很清楚,但我知道,那只有我聽得到,因為這就是那個情報員『雀哥』的特殊能力-密語。
「怎麼,找不到我要的,躲起來了?」我冷冷問,看向一旁的麵攤老闆,看來約莫三十五歲左右,但肯定不只,上次沒看到這個人…看來雀哥就是他了。
「別傻了,怎麼可能呢?只是上次我出差去了,沒接待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小哥。跟我來吧,我一定會有你要的。」麵攤老闆轉身,帶著我走到麵攤後面隱秘處,看準了兩張桌子之間便鑽了過去,整個人就消失在了空氣中。不必多想,我也跟著了進去。
「我說雀哥,你刻意買下這個租金不菲的攤位,一定是知道有這個時空裂縫對吧?你是怎麼知道的?」我開門見山的問。
「你說呢?小哥?」叫雀哥沒有答話,反正我也只是找話講,基本上這一行的都會知道一些特別的資訊。
「還不就是那樣,逼供、拷問、威脅?」我假作輕鬆的說,想到這裡,一陣涼意爬上我背後的那片過往『標記』。該死的,我又想起不該想起的事了…
「嘿,想不到小哥你這麼清楚,怎麼?被『處刑』過?」雀哥一個銳利的眼神想我射來,我撇頭閃過他的視線 。
「哼,你不用那種口氣,會在這種鬼地方混的人哪個沒有進過那個『地獄』?你也不必裝資深了…」我抬眸望向他的背,他一怔,一手撫上了另一手的手臂,看來他的『標記』是在手臂上啊…他皺了皺眉,卻又笑了。
「想不到在這小小的島嶼也能遇見同道中人?喏,這是你要的納天和蠱11.1式,知道納天在我手上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看來小哥內行啊?」雀哥說著說著,一只精緻的黑色手鐲和一只單手手套飛向我,我伸出右手要接,腦子卻突然閃過不詳的預感。我馬上抬起左手,右手灌輸魔力,使手鐲在碰到我前停在了空中,左手則是將蠱套放在了一旁。
「看似簡單平凡,卻能夠與主擁有強烈感應,傳說只要認主便可以容納天一般多的物品,這個納天…不會已經認主了吧?想弄我?」我挑眉看向雀哥。
「果然不是泛泛之輩,沒錯,它已認主,所以要是有主人以外的生物碰到它,就會反擊…想不到你連這種細節都那麼清楚?你到底是誰?」雀哥終於轉身正眼看我。
「你把我當什麼?」撕下假臉,看向雀哥的那霎,他雙眼忽地睜大。
「撲、撲克背心!?難、難怪我想說這身服裝怎麼那麼特別,原、原來是傳說的撲克背心蒞臨小店,真是榮幸之至。這個納天…」看到我真面目的雀哥,一眼看出我的身份。消息靈通一點的人,尤其是雀哥這種以情報交易維生的人都會知道我的背景,我指的是我的黑勢力頭頭父親。不出所料,雀哥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恭恭敬敬的說起差點傷到我的納天的事…
「該給你的福利不會少,要是我滿意你的情報和我需要的東西…把你安到高點的位子我也不是做不到…」我意有所指的說,臉上不擺任何表情。
「那、那是當然…您需要什麼情報或物品呢?」小雀馬上露出了笑容。
「是情報的部分…關於霧境,你有什麼有用的資訊嗎?」我從包包裡提出了一整箱的盧布,畢竟情報這種東西可是很貴的。
「霧境!?您這是違背公會的規…嗚!」話沒說完,就被我點了啞穴。
「聽說華灣台的雀哥情報消息靈通,但看臉色的能力不足,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啊…」我手刀橫擱在他脖頸上,再近點動脈就要見紅,手下的人瞬間大氣不敢呼一聲。
兩秒後,確定他安靜下來了,我才放開他,他馬上跳開,深呼吸了幾口氣,吞了下口水。
「真、真是見醜了…我馬上給您最新的所有資料。」說完,便匆匆忙忙走進另一個房間。
公會公會…你們這群公會的奴隸…我要做的是我自己的事,也不會牽涉到你們。該死的,這些公會走狗,一個一個就知道阻礙我,還說是勸告?哼,一堆渣滓。

——————————————————

隔天,我家門外
雖然是拍馬的好聽話,但小雀說的沒錯,納天原本是需要重新認主的,但我本身有各種能力、各種知識和多重人格,納天很快就認我這個特別的人為主,或許也是好奇吧,果然有靈性。蠱套也馬上認主了,我便將它戴在右手上。
納天,一只世界獨一無二的手鐲。依照主人想法能任意改造質地和顏色,看起來可以和一般玉鐲沒兩樣,也能看著奢華的令人費解。
蠱11.1式,一隻單手的皮革製長型手套。穿戴在身上能夠超大加強握力、臂力與靈巧度、使用落本日町最高科技結合最硬礦物,使手套刀槍不入、無堅不摧;最強的是能從指尖射出數百種特殊效果的蠱毒。
想了想,決定先不對他們說納天和蠱毒的事,畢竟要解釋我的背景會很麻煩的。於是,我在腦子裡找到今日在菜市場的戰利品,撫過納天,頃刻後兩大袋的食材便出現在我右手手中。
「我回來了。」我推開家門,不出所料,幾個人坐在客廳電視前面玩著wiii。
「你回來了~」和子和月夜轉過頭來歡迎我,『家人…』我的腦海浮出這兩個字,一時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回應,就這麼提著兩袋食材進了廚房。
摸了摸臉頰,沒有溫熱的液體滑下,我這個狀態已經很久了,從『地獄』出來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當我逃離地獄的折磨,我發現自己失去了感知快樂和傷心等感情的能力,也許是因為太痛苦了,要是施加感情會崩潰的吧?於是我的心,自己把情收了起來。
「我來幫你吧!用魔法會快一點。」和子放下wiii的遙控器,挽起袖子跟了過來。
「不用,我想手作,畢竟用魔法做的食物還是比不上手動的。」我脫掉出門的斗篷,但沒有拆掉面巾,畢竟我的背景若是現在被發現,和子…會惹上麻煩的…這是我自己的戰鬥…我想著,就這麼燒起了飯菜。
一段時間後,我端了最後一道菜來到飯廳,和子已經替我擺好了碗筷。
吃完飯,還沒反應過來,和子又很主動的洗起了碗盤,這使我深皺起了眉頭。
「你幹什麼!不要動!」我的語氣帶著責備與驚訝,我馬上帶著和子到水槽邊,擠了一點洗手乳,用我大他一號的手包著他的在水龍頭下輕輕的仔細搓洗。
「你、你幹嘛?」和子的臉上是滿滿的不解,手抽了回去。
「下次不要亂動這東西,那不是洗碗精,是強鹼水溶液,知道嗎?」把手抓回,覆上他已經開始被侵蝕的雙手,緩緩灌入法力,氣流像溫熱的血液流入他的手。受傷的地方漸漸癒合,但還未痊癒。可惡,我怎麼就忘記要把這該死的鬼東西收著呢?
「但是…為什麼用強鹼呢?」和子抬頭看我。
「做實驗用的,忘了收。」畢竟我還在做研究啊…
手伸向藥櫃,藥膏便自己飛了過來,後面還跟著棉花棒和繃帶。這裡幾乎所有的物品都有靈性,能夠自己移動、自己清潔,除了我沒有精煉過的,像是害到和子的強鹼水溶液。
我接住藥和棉花棒,輕輕的塗了一層在和子的手受傷的地方,又用繃帶小心包起他的手,藥物們就自己飛了回去。
「去休息吧,謝謝你,剩下的我來就好。」說完,我轉身戴起手套,把櫃子裡的洗碗拿出來繼續洗碗。
和子顯然是被我剛剛的大吼嚇了一跳,恍神的走到沙發上坐下。
「和子,和子?」洗完碗,我走到客廳,手在發呆的女孩眼前晃呀晃。
「欸?怎、怎麼了?」視線對焦,回神的和子問道。
「既然你確定要跟我去霧境,那我們晚上出去一趟吧!」我坐到他身邊說。
「晚上?去幹嘛?」意料之中,和子不解的問
「去夜市。」我回答的很簡單,但和子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

——————————————————

「所以我們到底為什麼要來夜市?」看著人滿為患的林士夜市,和子看著我問。
「待會帶你去找個人,你在他那裡找一個喜歡的飾品,我會再精煉讓它有通訊功能,去霧境就能聯絡得到。但是我等會兒會點你盲啞穴,先做好準備吧。」我牽起和子的手,擠進了夜市裡。
小雀的攤子離入口沒有很遠,我們不過買了兩份宵夜就到了。
一到攤販前,小雀一眼認出我,瞳孔一陣收縮。
「你的貨品質不錯,都是優質品,我很上眼,我想跟你再買點東西。」我對著小雀微笑說。
小雀聽聞我的話也笑了一下,眼角很銳利的看向我手裡握著的另一個人。
「和子,可能要委屈你一下歐。」沒等他反應,我便點了和子的盲穴和啞穴,在小雀背後進了時空裂縫,畢竟要是他叫了可是很麻煩的。
解開穴道,和子一個踉蹌了一下,我也沒有扶他,只是任由他自己左右晃了晃找回重心。
和子穩定重心後疑惑的左右張望,視線最終停在我臉上。
「出入口是商業機密呢…」簡單明瞭,和子也聽懂我的意思,沒有多問。
「這位是…?」小雀問道。
「這你不用知道,和子,跟著這小夥子去,我待會過去。」我讓小雀帶走和子,自己看了看四周,桌子上一個黑布蓋住一個正方形的不明物,是上次沒見過的
沒多想,我往桌子走去,翻開黑布,是一個精緻的盒子。
真皮的盒子大約掌心大,上方的四角用藍色的細線裝飾,中間偏上是一串英文—play man 是現在世界上市售最熱門的女飾品牌。再看看底面,製造日期是前天,看來我猜的沒錯,是這牌子的新品,網路上都還沒公佈的樣式,應該是坐專機來的吧。
打開盒蓋,裡面是一條項鏈。透明的細絲線一半外露,另一半埋在防撞的黑色海綿裡面,一個蒼綠色的水晶鑽奪走我的目光,不特別閃耀,卻帶著一股深邃的光彩,而且冒著強大的靈力,剛剛感受不到應該是盒子的關係。
定睛一看,水晶中央是中空的,雕刻成一對精細異常的鳳凰,那個圖案是羅記公會會徽…父親…?為什麼我家的公會會徽會出現在這?難道這裡也有父親的眼線?
糟了,和子!
我抄起項鍊收在納天裡,匆匆衝進小雀帶走和子而去的房間。
「和子!」我的緊張從嘴巴裡跑出來。
房間裡飾品櫃前的兩人轉頭看我,和子的眼神裡是滿滿的疑惑。
「怎、怎麼了?」和子問。
看到和子無事站在櫃前,透明的展示櫃玻璃上還放著幾樣看來不錯的項鍊,我恍然發現自己的失態。
「沒、沒事…挑得怎麼樣?」我右手揉了揉兩側太陽穴,有種懷疑好人的罪惡感,眼神瞵視房內一圈,走向兩人。
「這位小姐看來年紀輕輕,眼力價卻非常高啊,挑到的都是裡邊最上等的好貨。」小雀是一臉奸商樣,想想推銷員的臉好像也都是這樣。
「喜歡什麼呢?」我緩下情緒,走到和子身邊,眼睛掃過所有挑出來的飾品。
「嗯,好難挑啊,這些都不錯,你幫我看看嘛~」和子拉起我的手撒嬌似的搖了搖。
我正想開口,口袋裡一陣麻,是電話來了,螢幕亮起,是父親…
「抱歉…我必須接這電話,你先看吧。」我皺了皺眉,抽過和子拉著的手,回到方才發現項鍊的地方。
『羅冥。』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從來都是那麼的堅定,全世界又只有對我特別溫柔,而且是那麼的深沉渾厚,給人滿滿的安全感。但是今日的聲音…少了一份親切…什麼事要發生了嗎?
「父親大人,這麼突然的來電,請問有什麼要事嗎?」我禮貌的問,是母親的吩咐。我不是父親的親生兒子,只是一個撿來的孤兒,因此在我懂事以後,母親就要求我人前要和所有人一樣叫「會長大人」,即使是私底下也只能稱呼為「父親」或「父親大人」,「爸爸」這種親暱的稱呼是絕對禁止的。
父親和母親其實也生了不只一個兒子,但因為我天資聰穎,什麼都學得來,因此父親只對我萬分寵愛,甚至很早讓我接觸公會的公事,派遣重大職務給我。這讓母親很是不滿,還經常制止父親讓我接重要的公事,但父親一點都聽不進去。
『回來一趟。』父親沒有多餘的贅詞,卻完整表達了所有必須的訊息,要我放下手邊所有事,回去公會本部。
「父親大人,請問是什麼事讓您這麼趕著找我呢?」我還不想離開…最後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這是對「公會會長」最基本的態度。
『羅冥,你平時不會問這麼多的。』父親冷冷道,質疑我的話。
「很抱歉,父親大人,我…還不能回去,身邊有些重要的人要處理…」我生平第一次反抗了父親的旨意,嘴裡聲音穩重心裡卻慌的很。
『區區一個魔女女孩,重要過我的命令?沒關係,你把那女人也的帶回來吧,只是當二房我沒有意見。』父親一點不避諱的提出讓和子成為二房的提議,看來父親這次叫我回去是要「指婚」了。
「父親!您怎麼可以將和子說成那種女人!」不知怎地,我居然為了一個相識不過一個月的女孩,對我這輩子最惹不起的人發飆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陣子,一點聲音沒有,只有無限的寂靜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保護你心儀的女人了…』電話掛斷,我愣了一刻,心裡似乎少了一些什麼…
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動了起來,衝進了和子和小雀挑飾品的房間。
「和子!」又衝進房間,門被我激動的情緒一把撞上了牆,裡面沒人,但有打鬥過的痕跡,用的魔法都還是我這個月教的,看來已經十分熟練了,卻還是抵不過父親的手下。
我嗅了嗅空氣,還是熱的。我俐落的避開所有障礙物,想都沒想就扯開角落的屏風,果然,一個地板門半關著,這裡是和子味道最後經過的地方。
跳進地板門,我循著和子的味道在狹隘又昏暗的小徑裡左躦右閃,不久便看到出口。
閃過身,大漢揮下大錘,一旁堆疊整齊的木箱倒落一地,剛轉身,我一個右手肘擊大漢便躺在木箱堆裡。
面對自己的隊友一下子倒下,其他父親的手下也沒有一絲驚惶,他們都知道我不能輕視,迅速拉過和子順勢扔進黑色轎車裡,一群人也上了車。
引擎發動,我趕緊法力射往輪胎,輪胎馬上爆炸。
少了一輪的轎車馬上傾倒下來,裡面的人拉著和子跳了下車,此時我才清楚看見雙手反綁在身後,衣服被劃開,血流不止的和子。
我的心裡多了一份焦急、一份心疼,和一份…從未有過的莫名之感?
父親的手下衝了過來,這裡的每一個人我都認識,我們曾是戰場上的隊友,而現在我卻獨自要面對他們。
激烈的幾輪戰鬥,我心情很差,因為他們殺過來看似無情,卻每個人都在我耳邊細語,要我跟他們回去。很順利的打趴一半的對手,我想父親他或許是想用戰友來說服我回去,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傷痕累累的和子,就恨不得把他們都殺了,再把架住他的那兩個男人大卸八塊碎屍萬段。
一個,又一個,再一個,我從小看著他們訓練,所有人的習慣招式我都一清二楚,看來父親這次最大的錯誤就是找我所熟悉的打手來抓我,但現在不是我得意的時候,架著和子的兩人已經拉著和子有一步沒一步的走向另一台車,和子依舊掙扎著,我馬上擊倒面前的敵人,跑向和子與兩名男子。
才不到兩步,一群人團團圍住我,向我攻來。
可惡,要是不出招和子救不回來…但是若是出招了,父親他們就會知道我的能力…該死的,不管了!
我雙手抽出整疊的撲克牌,向上一拋,一張張牌打下雷電,瞬間劈暈所有圍住我的人。
我法力射向兩邊拉著和子的男子,其中一個敏捷的拍開,另一個閃避不及被打中,暈倒在地。
另一個看來較瘦弱的男子見我眨眼間解決所有人,眼中終於露出些微慌亂的神情,我乘勝追擊,一個箭步抽出牌化為一把彎長的鐮刀朝男子而去。
男子沒有反應,直挺挺的站在那兒,飛速靠近的我愣了,動作慢下來,男子見我反應嘴角勾了起來,身形轉瞬到我身旁。
糟了,我大意了…
我閉上眼,拱起身體,準備接受攻擊,但沒想到,敵方不但沒有傷害我,反而順著我的方向扣住我,下了地面。
他放下我,我迅速跳開到和子身邊握住他的手,目光射向不知打什麼算盤的男子。
男子沒有避開我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我。「夜冥,好久不見了。」他,叫出了我過去在公會裡的代號,這代號只有當初三人小隊的夜行組員才會知道…
「夜桐!」我反應過來,卻還是不敢大意,畢竟父親這種黑道會用什麼垃圾步來制我,我自己心裡也沒底。
「夜冥,太好了,你要是被抓到要救你很麻煩的,好險你果然留了一手。」夜桐向我靠一步,我將和子護在身後退了一步。
「抱歉,夜桐,不是我不信任你…但我怎麼知道你不是要騙我?」我戰戰兢兢的說。
「不會啦,這種緊急的時候要是我也不會這麼容易相信的,先跟我來吧。」他轉身緩步向前,我牽著和子跟了上去。
不一會兒,我們通過美食街的時空裂縫回到了我發現項鍊的地方,他走向那個裝項鍊的盒子,打開。
我心裡緊張他發現項鍊不見會有什麼反應,他卻慌了,慌得,就像我認識的夜桐。
「等等等等,剛剛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誰拿走了嗎!」夜桐左顧右盼,最後看向我。
「原本要用這個跟你證明的,裡面原本是竊聽器,被我掉包了,但我的工作證還在裡面…看來我不只沒辦法讓你相信我,還不能回公會了呢…」他苦笑道,公會有個特殊的規定,公會的工作證有分等級,公會入口只認工作證不認人,且會員平時用這張工作證當信用卡,的等級愈高,裡面的金額愈是嚇人,我的已經是黑卡等級了。
和子似乎還未回神,我看著夜桐竟是笑了。
「你,你笑什麼呀!」夜桐一拳頭向我,我也拳頭向他,兩個拳頭撞在一起。我張開手,裡面是方才的項鍊。
「你在找這個,對吧?」我笑說。
「為、為什麼在你手上?啊,你的眼光這麼利,怎麼可能逃過你的眼睛呢?」夜桐釋懷的笑了,我把項鍊給他。他沒有收起來,不知從哪裡取出一張晶片,又把項鍊放在我手上。
「諾,給你,就當…我最後的心意吧!要保重…」「簌簌。」還沒說完,一個細微的聲音傳來。
我和夜桐對視一眼,拉著和子同時轉身跳入時空裂縫,出現在美食街的麵攤。還沒喘過氣,一旁一隊人馬向我們衝來,我們立時往美食街外跑。
突然,夜桐停了下來。我緊張的用眼神問他。
「快走,這裡我擋下!」過去,我總是一個人擔任前鋒,帶領小隊衝鋒陷陣,而今日我遇難,想不到也有需要被救的時候。
「對!夜冥你快走!我們兩個足夠應付了!」另一個聲音衝進亂陣裡,夜桐嘴角微微上揚。
「夜楚!夜桐…謝謝你們,有緣…不,我們一定會再見!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們,你們也要保重哦!」我轉身就跑,一直跑,跑出了美食街。
回頭,想最後看一眼兩人的身影,卻硬生生撞上另一個人。
「啊,抱、抱歉。」我轉身向被我撞到的人道歉,等等,這面孔…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我問道。

第十一章
-不好意思,你是…?

創作者介紹

一群中二病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