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和子視角

一直不停的跑,直到跑出了美食街,背心不知道在分心什麼,撞到了一個人,然後停了下來,剛好我疲倦不堪的身體可以休息一下。

抬起頭,撞上的是一位難得有著異色瞳的少女,而她身邊還有兩個人,奇怪的是這三個人怎麼都那麼眼熟啊。
「呃,抱歉,你還好嗎?」被撞到的少女說著。
「啊,抱、抱歉。」背心向少女道歉。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背心問道。
等等,背心遇到一個人怎麼會直接問她是什麼人啊?!
我忍住不吐嘈,心想,說不定我現在一吐嘈就完蛋了吧。
我直接的躲到背心背後,心想,如果有事就拿這傢伙當盾牌好了,反正他那麼厲害,應該不會有危險的。
那個貓耳公主不是該出現在這裡的人,為什麼通緝單上的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啊啊啊啊,那種人一定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等一下我會不會就瞬間人頭落地,沒關係,背心會先替我擋刀的。
還有這個少女和她旁邊的男生,前幾天還看到他們在撕通緝單,這兩個人一定是她的手下,怎麼辦,傷口好痛,如果又要打的話一定沒辦法,我痛的蹲了下來。
「這個人受傷了!」那位少女並沒有想像中的發動攻擊,反而慌張的看了背心身後的我。
她走過來,沒有把我扶起來,她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儘管很輕但我還是痛的閉上眼睛,那是傷勢最嚴重的地方,幾乎有要斷掉的感覺。
真幸好我有閉上眼睛,那少女對我用了治癒術,而且那魔法的光,亮的晚上說不定都可以當成路燈用。
「就是這個!」背心突然興奮冒出這句話。
不過興奮是我自己覺得的,因為他依然是那張面癱臉。
「什麼?」我和少女同時疑惑的看著他。
背心的邏輯我永遠搞不懂啊,難道這就是高人的特色?
「妳們也是要去霧境吧!」
「你怎麼知道?」 這次一直在後面沒出聲的兩個人也都驚訝的問了,連我都覺得很神奇。
「上次看到治癒魔法的光被吸引了過去,又聽了兩位的聊天內容。」
「都被聽見了啊...」兩人面對面尷尬的笑著。
「但是後面的人怎麼來的我就不知道了。」背心指了指後面的那個人。
沒錯,我忘記叫什麼名字的通緝犯貓耳公主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赤,她是Tz-Lan chang,夢璃是我們在路上遇到的,我們都要去霧境。」藍色的赤,他那麼說著。
「叫我Tz就好」
「通緝犯...」我小聲的說,但是好像是被聽見了。
「本喵我才不是什麼通緝犯呢!」後面的貓耳公主十分生氣的反駁我的話。
好可怕,於是我又躲回背心的背後神隱去了。
Tz跑去安撫夢璃。
「如果都要去霧境,要不要來我們的基地。」赤為了打圓場邀請我們去他們的秘密基地。
「那你們是...?」在路上赤問了我和背心名字。
「無袖背心。」
「我是小川和子。」

治癒術能復原傷口,但是不會改變受過傷的事實,所以為了不留下後遺症,我不想用走的(好啦,其實是我自己懶)。
我用魔法飛起來,但不到幾秒又從半空中摔回地面,我的魔力不夠,竟然連施展這種簡單的飛行術的力量都沒有,大家不知所措的望著我,而我看向背心 。
治癒術能復原傷口,但是不會改變受過傷的事實,而且也不會解除咒術。
我應該是被下咒了,讓我不能補充魔力。
魔力不只能自己製造,也能從大氣中攝取,而被下咒的我,現在兩種方法都完全做不到,看來就是施咒者的等級比我還高太多了。
背心思索了一下,把我被鮮血沾染的手臂擦乾淨,上面有一個我沒看過的印記,大概就是這個了吧。
背心在印記的上面又覆蓋了一個不同的魔法陣,兩個印記重疊、扭動、發出奇異的顏色,雖然不會痛,不過看著很怪。
最侯,兩個印記都消失了。
果然是高人啊。

解決我的問題後,赤和Tz繼續在前面帶路,我想還是先用走的好了,我可不想再跌一次。
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我跑到前面的貓耳公主旁邊,小心的拉住她的衣角,還是很怕她啊。
「對不起...」她轉頭看我,我...果然還是不敢和她對望,我到底在怕什麼啊。
「本喵不是可怕的通緝犯。」她說。
「被通緝是因為逃離了王宮,為了找到重要的人。」她有點自傲的抬起頭來,果然是位公主。
「是嗎...」
大家都有自己的目標呢。
背心要去稱霸霧境,夢璃要找人,而我,又算什麼,想必赤和Tz也有他們必須達成的事吧。
而我,又算什麼。

一路上我安靜的走著,背心和他們在討論要去霧境的事,我不知道我存在的意義在哪。
我並沒有什麼特別想去霧境的想法,我只是不想無聊的過著而已。
不想和一個危險又吵死人的惡魔過著無聊的生活,還要擔心自己隨時會被吞噬靈魂的危險,就把她一直關在魔法陣裡,那算不算是逃避。
我很快就會被遺忘了,因為我沒有夢想,我甚至無法讓自己提起興趣參加他們的對話,因為這裡的人不需要我,對吧。
甚至直接消失,退出這一切,大家也不會在意,沒錯吧。
總覺得我離他們越來越遠了,所以,我到底算什麼。
好想離開...

「和子,和子。」背心叫我的名字不知道叫了多少次,我才聽到。
「到了。」
「是喔。」抬頭一看,就是一間森林裡的普通小木屋,沒有什麼特別的,如果當成秘密基地也不會有人發現。

我看著窗外,有一隻松鼠從樹上跳到另一棵樹。
他們討論的興高采烈的。
「我去個廁所。」我想先離開一下也無妨吧。
「旁邊的那個門進去就是了。」
壓下門把,一股熱氣竄上來,我看到Tz驚慌的站起來,在我身邊圍繞著熟悉的紅光,不停晃動,這不是火嗎?
我站在火的中間,希望可以藉由火的能力回復魔力,但怎麼覺得不對勁。
「這個火是假的。」我哀怨的跟跑過來的Tz說。
「對啊,這個是用魔法做出來的幻象。」
「妳不怕火啊。」赤和夢璃也一起走過來。
「當然,我是火魔女呢。」火對我來說是一種輔助的能量來源,我可以從火之中獲取能量,相反的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超級討厭水,只要有水都非常排斥。
「不過我也會別的魔法,只是我屬性是火,比較容易瞭解火魔法」
「那妳還會什麼特別的嗎?」
我仔細想想,月夜算嗎...
可是我實在不想讓她出來欸。
「那個是秘密。」
「和子,快去廁所,等等一起來討論。」
說的也是,我總不能一直頹廢下去吧。

-------難得出現的分隔線-------

今天是最後一次去找老師了,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發去霧境。
在中庭裡,背心的銅像依舊豎立在那裡,板著一張讓人想揍的面癱臉。
背心的心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老師我來了。」打開辦公室的門,老師正在幫桌上的植物澆水。
「喔,坐吧,其實今天也沒有什麼事要做。」
老師丟了兩本厚厚的書在桌上,一本是基礎魔物辨識學,一本是如何收服魔物。
之後又拿出了一本薄的,書名是與人相處的各種方法。
「這是?」我指著那本書,疑惑的問道。
「我想妳會需要。」老師微笑著示意我翻開它。
打開目錄, 與陌生人相處的方法、與朋友、與同事。
還有與戀人?!
眼睛匆匆的撇過那兩個字,為什麼腦中浮現的是他!
「 是說和子,妳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呢? 」老師突然蹦出來這句話。
「沒有啊。」我傻笑著。
「嗯,是個男的吧。」
「...」 
怎麼可能是那個傢伙,不就是個面癱嗎,我最討厭高冷型的了。
「沒有。」我用力的搖頭。
「是嗎?」
「嗯。」沒錯一輩子都不會是那個五千歲的老妖精。
雖然這樣講,但是面對這個會讀心術的人總有坐立不安的感覺。
「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就問我吧。」輕輕笑著,老師用魔法把在我身後的門打開。
「謝謝老師。」我站起來,拿著老師給我的書慌張的跑出辦公室,當然那本奇怪的書我沒帶走。
站在門口,似乎還能聽見老師憋不住的笑聲。

跑回基地時看到Tz自己坐在桌子那邊吃東西。
「其他人呢?」
「背心和夢璃在後面討論喔。」
現在講到背心又想起剛剛的事。
沒有,才沒有那種事呢。
最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第十三章—目標嘛..總會有的 完

創作者介紹

一群中二病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