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和子視角

一個小洞?
現在我好像養成了一個遇到不解的事情就看向背心的習慣。

這算是好事嗎?...
「我們公會的最強法師施法不可能有縫隙。 」背心直接推翻沒封印好的這個假設。
「不然那個洞?」
「應該就是陷阱了。」
「我可以去看看嗎?」
「看妳,我沒意見。」
嗯...,但我覺得不一定嘛,說不定公會用了反反心理呢。
讓人們認為協會不可能會出漏洞,所以大家不會去檢查有沒有刻意留的洞。
直到有人發現後,又讓我們以為那是個陷阱,沒有人敢進去,其實很安全?
而且又不是所有人都會飛,還要進行空戰,要到那裡也是不容易。
不然結界那麼強大,不打壞就穿過去,不死也半條命了,公會應該不需要重傷傷患去霧境吧。
這樣想想,我都佩服自己了。

倒是夢璃指的小洞是多小呢,太小大家也是進不去。
「那和子,跟本喵我一起走吧。」
得到背心的獲准,我跟著夢璃往上飛到她所說的那個小洞。

「那裡有人。」
我們才剛起步,就聽到有人在大喊。
不知道是那個白目,地面上的其他參賽選手紛紛抬頭,犀利的目光盯著我們。
底下的有一些反應快的人已經準備好攻擊了。
「啊,夢璃。」
我緊張的叫著,一支弓箭飛向這裡,幸好我躲過了,我的斗篷差點被穿了一個洞。
「我們加快。」
增加魔力輸出,我用我最快的速度往上飛。
可是現在才到達一半不到的地方。
不只弓箭了,各種魔法,奇奇怪怪的不明物都不斷朝向這裡。
真奇怪,他們那麼團結幹嘛啊。
看著底下的一群人,不知道怎樣的,都只攻擊這裡。
而且下面一團亂,也看不到背心他們在哪裡。
「和子小心」
只管著找到夥伴們,沒有注意到另一個方向過來的攻擊。
而且開始有人飛上來了。

一個人直直的朝向我,手中月彎形的鐮刀自我左邊襲來,光滑的刀面,清楚的反射出我的樣子。
夢璃忙著應付四面八方而來的攻擊,也沒有辦法顧我這裡。
看來是來不及逃開了。
手中凝結寒氣,這種
手心張開對著鐮刀,一股寒氣從手掌心爆出,瞬間把對方凝結成大冰塊。
順便給他來一個花式造型。
嗯,好冷。
踩上被我冰出精美雕刻的刀面,利用反作用力向後一跳,千鈞一髮的躲過了。
不過自己好像忘了後面有結界的這件事情,整個人毫無準備的撞在結界上,一陣暈眩,往下墜了好幾公尺。
可惡,下次不耍帥了。

趕快穩住身子,差點就要和那冰雕一起在地上摔的血肉模糊了。
剛剛好久才飛了一半,但是掉下來就只要幾秒的時間,真是白費力氣。
「啊!」
才重新調好姿勢,別的敵人已經近在眼前了,不到一公尺的距離。
目前我的魔力還不足以能讓人一瞬間讓人化成灰燼。
怎麼辦,這次是躲不過了。
我還在絞盡腦汁的思考。
突然,一道亮亮的銀光從我和他的中間穿過, 那個人身子一偏,不得不停下對我的攻擊。
一個手裡劍射在結界上面,但是結界依舊完好無缺,倒是手裡劍好像鈍了?
我看著手裡劍來的方向,一個藍色的身影穿越人群間。
是赤啊,好感動,剛才差點真的死了呢。

現在敵人這麼一退,我們中間又拉開了一段距離。
因為突如其來的偷襲,下面那些原本團結的人終於意識到,對手可是不只天空的我們呢。
赤再次射出手裡劍,不斷阻擋敵人靠近我,對方考慮後,也覺得不用這樣浪費時間,就加入別的戰鬥了。
有了赤的暗中保護,我飛回夢璃在的地方,現在底下也打的一團亂,就沒有人特別的注意這裡了,我們接下來就很順利飛到小洞在的地方。

「就是這裡。」夢璃帶我到洞的上方。
洞的形狀像是蝴蝶,魔力從裡面溢出,還不斷變化著不同的色彩,這是除了背心以外,接觸到那麼強大的魔力 。
這個洞的大小,以我的身形是能勉強通過的,不過其他人大概就不行了吧。
「我去看看。」
「妳要進去嗎?」
「說不定像背心說的,那是一個陷阱呢。」
「試試看吧。」
我把腳先伸進洞裡,坐在結界上,雙腳在空中晃,那麼高的地方,這樣踩不到地上感覺腳底發麻。
「那我下去囉。」

好不容易才擠進來。
還是其實這個洞的過法不是這樣?不然這樣除了我以外的人根本過不了啊。
等等,現在這個似乎不是重點。
大家都知道一件事,受到萬有引力法法則,物體會往地心方向墜落。
「啊 — 」我在空中慘叫著。
不過我是魔女,為什麼我也在往下掉啊。
夢璃在外面看到我直直下墜,不能幫我。

這個結界裡不能用魔法!這讓我想到上次摔在地上的悲劇。
這是今天第二次體會了自由落體的感覺了。
而且下面為什麼是針山啊,外面沒有看到啊,還不會馬上死掉,針插進身體裡的感覺一定很痛。
我閉上眼睛,明明是魔女,我的生命竟然那麼短暫嗎?
就在空中,突然一隻手拉住我,把我攬進懷裡。
「主人。」
這個聲音是,月夜?
我把月夜關在魔法陣裡面,而這個結界是魔法無效化空間,所以才連魔法陣都解除了。
魔法無效化,再讓別人摔死,這也算是半個陷阱吧。
畢竟如果是像我一樣用魔法飛的,早就被針山刺死了。
啊,不過應該還有別的原因,大概是為了防止像月夜一樣在魔法陣裡的偷渡客吧。

月夜帶我停在空中。
「主人,我好想妳。」
我直接無視她的話。
「月夜帶我去夢璃那裡。」
「夢璃是誰?是主人的新朋友嗎?」
對欸,離開背心家以後月夜一直是關閉的狀態,所以她不認識夢璃她們。
「主人,為什麼都不讓我出來。」
「因為妳是秘密武器嘛。」我隨便扯了一個理由。
「那太棒了,一定等等要介紹新朋友給我認識,主人」
「先帶我飛去結界上面。」

到了結界上面,夢璃還在外面等我,擔心的神情表露無遺。
「嚇死本喵我了。」
「沒事啦。」
「和子,她是誰?」突然多了月夜,夢璃疑惑的問。
「她是我的惡魔僕人,這裡面是魔法無效化空間,所以她就跑出來了。」
「哇!好棒的夥伴,妳就是夢璃嗎?,我是月夜,妳身上怎麼有著一股高貴的氣質呢,而且還是貓族的,能見到那麼特別的種族真是幸運。」
我就知道...
月夜拿手的稱讚與奉承。
「謝謝稱讚。」夢璃用優雅的微笑接受了月夜的話,真不愧是公主,這些話一定常常聽到,竟然如此輕鬆應對,月夜妳輸了。

「夢璃,這裡好像除了無效化以外沒有別的問題了,不過妳應該也過不了那個洞,再想想別的辦法吧,或著去問背心,我和月夜先去勘查地形。」
「嗯,那要小心。」看到夢璃離開,我對月夜說:「走吧。」

月夜帶著我飛過針山,人在空中現在才發現,除了有船的位置,其他地方的地上都不安全。
範圍廣布的針山,還有各種阻擾別人到達船上的陷阱,這些在外面全部都沒有看到,結界似乎把裡面的景象全部隱藏起來了,這裡面根本也不安全,不用魔法真的很難到船上。
隨便停在一艘船上,反正之後還可以換船,就在這裡等背心他們過來,順便搜索有沒有能先拿的物品和瞭解船的設置。
不用魔法真的很麻煩,這樣直接用感知魔法就可以對船上的所有事情一覽無遺了,甚至連哪裡有隱藏寶物都知道,現在就只能手動探索了。
算了,機會難得,就好好的來做吧,等到人數都到期應該還要一段時間,先去蒐集可用物資。
「主人,我們先去看房間吧。」
也好,反正我也不知道要先找哪裡,月夜這樣提議了,就去吧。

船艙很大,主辦單位說可以載七千人,所以這裡會有好幾千個房間吧!
再次意識到魔法方便性,這樣慢慢找,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先從第一間房間開始吧。
不過我想,每一間房間的佈置都是大同小異,所以只要看個幾間就行了。

轉開門把,裡面卻已經有人了。
尷尬了,現在跟他們打招呼是不是比較有禮貌。
「你好。」我盡量保持微笑的說。
裡面的男子轉頭看著門口, 和月夜一樣有淡紫色的皮膚,看來也是惡魔,他睜大眼睛驚訝的看著我們。
旁邊坐在地上的女子沒有停下手邊的事,直接無視我們,專心的整理散落在地上的資料,女子一頭漂亮的亮紅髮,應該是個人類。
「歐爾夏!」月夜驚呼。
女子聽到月夜叫的名字終於有了反應,微微抬頭,碧綠的眼睛流露不滿,但是她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又是個面癱。
「月夜?」那個叫歐爾夏的惡魔看來和月夜是認識的。
「歐爾夏,如果你要聊天就出去。」女子繼續低頭處理自己的事情。
微微的魔力波動,地上的影子是在扭動嗎?
房間裡面好像可以用魔法呢。
「抱歉,小緋瓔。」歐爾夏對著紅髮女子說,原來她叫做緋瓔啊。
「月夜,下次有空再聊。」

我把門關好,決定下次先敲門了。
沒想到已經有人先上船了,到底是怎麼樣厲害的人才可以突破強大的結界搶先別人抵達這裡呢。
一定是一個很厲害的魔法師,之後有空在正式的拜訪他吧,現在應該做的事是在大家上船之前先瞭解這裡,而且還要記得敲門。

「月夜,妳認識他?」
「在魔界的熟人,愛的惡魔。」
「惡魔也有愛?」
「過度的溺愛,讓主人變的不能離開自己,最後就可以利用花言巧語控制回去。」
欸?那這樣緋瓔不是很危險。
「不過歐爾夏應該沒有要吃她的感覺。」月夜似乎發現我的擔心所以跟我說:「不是所有惡魔都是壞人的。」

第十八章-好孩子,進房門要記得先敲門 完

創作者介紹

一群中二病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