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Lan-Chang視角 
 
「哈…」有點累啊,最近有時候會這樣,在早上起床後覺得很疲勞。不過也沒關係,其實就整體的精神狀況來講,這一點點疲累無傷大雅,而且過一陣子就會慢慢恢復,不用太掛心吧。
推門走出房間,看見的是和子和夢璃在聊天,但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看看周圍,夢璃對我說:「背心昨天晚上應該又出去了,赤…」她看向赤的房門。
「還沒起床?」我說出心中覺得最有可能的答案,嗯,在這個時間赤還在睡覺,完全有可能。不,應該說就是如此吧。
「錯了~~」夢璃露出笑容:「赤已經出去吃早餐了,今天不知為什麼,他超早起床。現在房間裡只有我們。」
「那我也先去吃早餐了。」我準備去餐廳,走出大門,順手帶上門把。
 
關上門,長長的走廊向著兩邊蔓延,下意識地走了昨天的路,吃早餐前再去看看那個可以眺望海洋的地方吧。這麼想著,走著。
噠噠噠,感覺怎麼走不完啊,昨天明明一下就到了,而且這走廊會不會太安靜了,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聽到人的聲音,應該是這條路沒錯啊。回頭…咦?路呢?從剛剛過來的地方如同被墨汁染黑一般,漸漸變得漆黑。一望向黑色的地面和牆壁,就如同要被吸進無盡的黑暗一般,心中湧出了無限的恐懼感。
這樣不行,繼續下去會無法動彈。打了自己一個耳光,轉頭,跑。
 
從口袋抽出對講機:「夢璃!和子!赤!背心!快接啊!」回頭一看,黑暗已經漸漸逼近,快要蔓延到腳邊,對講機卻依舊只有沙沙的雜訊聲。
加快奔跑的速度,體力卻即將耗盡。可惡!今天竟然沒帶魔力保存器!:「不會吧…我才不想在這種地方…」我才不要在這種地方死掉!怎麼辦!我一邊跑,一邊四處張望…
這時,身邊突然出現一扇門,我連忙用力轉門把,把門甩開,衝進去之後立刻關上。出現在眼前的,卻是和子和夢璃。
我急急忙忙地問:「妳們怎麼在這裡?不是在房間嗎?現在外面不知道怎麼了,都變得很奇怪!」
「奇怪?沒有啊。」和子開了門:「外面甚麼都沒有啊。」但是在她這麼說的同時,早已擴散到門口的黑暗漸漸靠近和子…
更糟的是,連夢璃也往門口靠近:「喵!門外有什麼嗎?」黑暗漸漸纏繞上兩人的身體。
「妳們看不到嗎?不會吧…」我想把兩人拉回來,但是卻又縮回已經伸出去的手,因為眼前的景色突然開始扭曲,糊成一團黑黑的東西。
除此之外,耳朵還不時傳來陣陣笑聲,彷彿在嘲笑著我一般…不要…
 
「不要這樣!」我睜開眼睛,眼前是房間的天花板,耳朵開始捕捉到海浪的翻滾聲,可以感覺到心臟快速的跳動著。
夢?轉頭看看,很普通的房間景致,窗外些許陽光灑落在地板和床墊上。所以剛剛的是夢?嗯,是夢,是夢。
做夢總是沒好事啊…正當我打算起身時,突然一陣暈眩感襲來:「嗚…」這是偶爾起床時會有的感覺,但是這次似乎沒那麼快退掉,過了大概二十秒都還沒消失,不知道可不可以不管它,但總之就先這樣吧,畢竟也不能做甚麼…能走路嗎?我想著,起身準備走出房門…卻跌倒了。
碰,撞到桌角。昨天晚上讀到一半的魔法陣解說掉到地上,打開某一章關於幻術的法陣,風吹動著紙張,翻到一頁看起來異常空白的制式解說表格。
在這本書中,幾乎都是一樣的表格,在大概是A4大小的紙張上,有一半畫著魔法陣。
魔法陣,也就是所謂「藉由畫出圖像來進行魔法的方法」。但是由於實戰中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畫出圖案,而且說不定畫到一半就會被攻擊,被強力敵人就這樣一擊斃命的案例也不是沒有…
但魔法陣令人忌諱的地方還有另外一個,也有的魔法陣是屬於非常極端類型的,就是「一旦開始描繪就必須確實完成」的法術。當然造成的攻擊相對很大,不過,相反的,失敗就會受到相當程度的傷害。據說幾乎是把傷害直接反彈差不多,大概。
會說大概的原因是:根本沒有甚麼人敢嘗試這麼強的魔法直接反彈到身上的感覺,雖然很多專門畫魔法陣的「咒跡師」想要實際看看,甚至是試試看,所以在身上加上不少防禦措施後開始畫法陣,但多數想履行這件事的人們都遲遲無法叫身邊的人阻斷繪畫的進行。
這不能怪他們,因為人…亦或是非人之獸,不想死的念頭就是天性,所以才會無法做出這種幾乎說是違背本能的事情出來。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難免都會有:我要是死了怎麼辦?這樣的念頭出現,恐懼也會占滿心頭,迫使咒跡師們畫完法陣,結束這次的測試。
 
基於以上理由,幾乎沒人想在實戰中用魔法陣。現在,魔法陣大多是被當成所謂的「陷阱」來使用。當然說不定其他地方存在著用來提升能力等等的魔法陣,但是目前我就無從得知了。
 
現在,有件在意的事。那就是這個魔法陣的表格只顯示了名稱:「禁術:埃爾賽格雅」這行文字。撇開前面的禁術字樣,「埃爾賽格雅」這非常奇怪。一般來說應該是會顯示類似「迷惑xx秒」、「麻痺xx秒」之類的字。但是這個卻直接寫出了一個奇怪的名字,不知道是怎麼取的,是發明者的名字?又或者只是一時興起取的?反正我也不太可能去試畫,畢竟未知的魔法別亂嘗試還是比較好。
其實我不想用它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它的功能、代價等等都顯示兩個字:不明。
 
不明,這是令人感到莫名恐怖的兩個字,用了這個的法師是一定有的,至少一定有一個人使用了、看到了使用後的結果,不然不可能會有這個魔法的紀錄。
但是是誰,又為什麼會顯示不明?如果看到了,一定會寫出來的。可能性在我能想到的只有兩個。
第一個,既然是關於幻術,造成記憶缺失是有可能的。如果這是喪失記憶的魔法,的確有一點點的可能性。
第二個,不想寫,也有的人會這麼做,把結果保留,故意不說,營造神秘感甚麼的。不知道好不好玩?雖然我也不會去試。
 
希望有一天能知道原因,如果能在之後的冒險中用到就太好了。
 
頭暈不知何時已經消退,我站起來,走去把書本撿起,放回桌上後,思考一下,拿出一張書籤,夾在不明魔法陣的那一頁。
 

第二十六章-不明的夢、不明的魔法陣 完
創作者介紹

一群中二病

中二人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